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付费服务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春耕时节访磷肥:破解“用的喊贵、卖的喊亏”难题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7-26  浏览次数:

  正值春耕用肥时节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调研磷肥生产企业、深入田间地头采访发现,今春化肥价格居高不下,部分经销商、种植户喊贵,部分生产商又喊亏。行业人士分析认为,磷肥涨价源于国际市场磷铵产品涨价,硫磺这一占磷肥成本近半的主原料,价格成倍上涨。国际形势等多因素拉涨了企业生产成本,引发 “连锁反应”。部分企业和受访人士呼吁多措并举保供稳价。

  “今年化肥、种子等农资都在涨,种地成本比往年高。”云南省安宁市种植户林华民说,几年前他承包了200亩土地,种植西瓜和梨,这两年来化肥成本投入每年都有所增加。林华民给记者算了个账,大棚西瓜一年长四茬,使用滴灌技术喷洒化肥,今年平均每亩投入化肥的成本为1700元,比去年增加400元。

  “今年各种化肥价格都高,老百姓购肥积极性不如往年。”贵州凯里市金秋农资有限责任公司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化肥经销商,副总经理吴学军说,目前通用性高浓度复合肥(磷复肥)价格达到3800元至4000元,较去年同期涨了1000元以上。老百姓运回家,每吨还要再加100多元的运费。“冬储春销以来,化肥价格出厂价就一直维持高位,春耕开始前,我们的库存都是淡储时存下的,春耕后再随用随购。”他说。

  受化肥涨价影响,部分地区出现种植户减少用肥的状况。连片700亩的良田坝位于贵州省都匀市墨冲镇,是粤港澳大湾区的“菜篮子”基地。墨冲镇镇长黄道荣介绍,磷复肥实际购买价格达到4320元/吨,较去年同期涨了近80%。他说:“一亩地以前用2包肥(每包80斤),今年每亩地只用1包半。”

  “到了化肥销售终端的田间地头,农户认为肥料少用一点,成本支出就少一点。”贵州磷化集团瓮福农资公司市场部经理曹辉说。

  据贵州磷化集团、云天化集团两家国内化肥生产核心企业提供的磷肥价格信息显示,磷肥中的磷酸二铵主要需求区域为新疆、东北、西北及华北等地区,主要用于春耕底肥,磷酸二铵在东北市场的价格为3700元/吨至3850元/吨,自去年10月至今保持稳定。磷酸一铵主要作为生产复合肥的原料,需求区域为华北、华东等复合肥厂家较多的地区,磷酸一铵华北市场价格在3500元/吨。

  受访人士谈到,由于化肥价格高,市场态度谨慎,观望情绪浓厚。部分下游经销商担心后期降价,不愿大量接单,终端购销活动进展缓慢;还有部分区域受疫情影响,春耕用肥运输受阻,化肥难以送到田间地头。

  一家化肥物流公司负责人说,东北粮食主产区是磷肥的主要销售地之一,企业采用多式联运对东北进行化肥输送。受疫情影响,东三省部分地方化肥配送出现一定困难。在辽宁一家港口积压近9万吨化肥近1个月,在当地政府协调下,目前正缓慢启动配送工作;此外,因区域疫情原因,公路、铁路等物流均不同程度出现运输不畅的情况。如,一些区域货车司机行程码带星,公路运输出现“跑不动”现象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众多化肥厂家在全力稳定保障春销供应。从今年全国产量上看,磷复肥主要厂家冬储春销预计总产量696.83万吨,高于往年同期2%;从国内投放量上看,总体供应量高于往年同期9.11%。

  企业全力保供应,但下游市场接货并不积极。“往年同期,很多买家提前签订两三个月的订单甚至更长时间,工厂有充裕时间备货。而今年最长的也就签一个月的。”贵州磷化集团生产经营部经理张永松说,从市场销售情况看,供应已较同期增加,但下游市场接货不畅,导致工厂库存高位。

  贵州磷化集团瓮福贸易公司董事长蒋华说,国际磷铵产品价格上涨,引发原料硫磺价格从此前的200美元/吨,涨至现在480美元/吨。国产硫磺价格也“水涨船高”,从此前的2600元/吨,涨至3400元/吨。

  云南云天化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易宣刚说,生产化肥需要硫磺、煤炭、硫酸、天然气等原料,2021年以来,受大宗商品涨价潮等因素影响,煤炭、天然气的价格涨幅均超过100%。“硫酸从去年的110美元/吨涨到今年的350美元/吨,涨幅超过200%。”他说,化肥生产企业的运输、人工等成本都在涨。

  受访对象认为,按照目前最新的材料成本测算,1吨磷肥的全部成本已超过4000元,原料上涨持续推高生产成本,却无下游市场对冲。

  我国化肥呈现钾肥紧缺、磷肥产能相对过剩,复合肥严重过剩的状态。其中磷复肥主要通过“国内农业直接施用、国内工业原料(含复合肥加工)、出口”三种途径消费。

  从2021年我国磷肥产量上看,我国磷肥产能达到4833万吨,实际产量为2597万吨,其中出口量1005万吨,国内消化1592万吨,还有2236万吨富余产能。

  过去10年,中国磷肥行业长期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,绝大部分磷肥企业资产负债率均超过80%。疫情暴发后,磷肥行业呈现“国内以保供稳价为主,盈利则以出口为主”态势,磷肥行业迎来“喘息”之机。

  受访人士认为,如果富余的产量无法正常出口,一方面,淡旺季持续生产较难组织,企业生产、物流、仓储均难以平衡调度。另一方面,国内无法完全消化企业产量,企业库存持续上涨,面临胀库停车风险,胀库停车与生产保供冲突。此外,出口大幅减少,企业无法形成“磷肥——硫磺”物流对流,运输成本大幅增加。

  受访人士谈到,在化肥产能过剩、环保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,磷化工企业正从基础肥减量化向精细化工中高端化转型。但基础肥体量过大,企业供给侧改革需要持续资金投入、循序渐进的过程,高成本运行、盈利水平低下同样将会牵制企业转型。

  “就磷肥产业来说,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,并不会对国内供给产生影响,国内的产能能够满足并保障供应,且产能是严重过剩的。”蒋华说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中国磷肥企业对国际市场依存度较高,其中磷酸二铵出口约占产量的40%。由于地域原因,日本、澳大利亚、东南亚、南亚等对中国磷铵较为依赖,其中部分国家进口中国磷铵超过其需求量的80%。

  “目前磷复肥价格是基于成本的价格高位,并非炒作。粮食主产区只有一个多月的用肥时间,农时不等人。”受访人士呼吁,舆论、政策应做出合理引导,多举措打通农资产品物流绿色通道,确保春耕农资运输畅通。

  成本高企是磷复肥企业的“苦恼之一”。目前磷复肥主要生产原材料保供及成本控制压力较大,企业人士呼吁相关部门帮助协调进口硫磺和国产硫磺的价格和供应,保障企业生产用煤供应及合理价格,降低企业生产成本。

  受访对象认为,一定的出口量是磷肥保供稳价的基础。行业人士研判认为,春销结束后,大量磷复肥积压恐致价格大幅波动。由于基础肥体量过大,要在短期急剧压缩产能降负荷并不现实,需要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互补,来保障企业正常生产。

  当前,由于内外贸价差太大,受访企业呼吁相关部门在有序管控的情况下,对于在国内保供稳价有积极贡献的企业,在出口政策上给予支持,让企业缓解生产成本压力。(记者 李黔渝)